吴晓求:T+0会消耗市场财富 对中国市场是极大的损害

2017-12-12 11:56:06 来源:

  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吴晓求

  讯 中国中央电视台于2017年12月11-12日在北京国贸大酒店举行“2017央视财经论坛暨中国上市公司峰会”,主题为“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

  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吴晓求在“资本市场:改革与发展”的主题论坛上发表观点称,三公原则里面公开性放在第一位是有道理的。公开性指的就信息披露,指的就是市场的透明度,所以监管部门应该把这个工作放在最重要的位置。至于说市场指数能到哪里,市值能到多少,甚至上市公司能增加多少,其本职都不是他的任务。

  吴晓求认为,虽然在中国的监管发行制度里面,把IPO也赋予证监会的一项职责,甚至包括并购也是一项职责,但是它最重要的职责还是如何保持市场的透明,保持市场的公平和公正,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2017年看到了一个欣喜的变化,终于没有把市场涨多少,市值增加多少,甚至上市公司增加多少,没把它放到最重要的位置,还是给一个相对比较好的评价。

  谈到T+0,吴晓求表示不太同意,因为T+0不知道有什么价值,T+0对中国市场是个极大的损害,而且它会消耗这个市场的财富,这个市场在既定条件下,券商的佣金多,财富就流失了。

  谈到中国的资本市场,吴晓求认为,中国的市场是要高于固定收益,一定会高于它,至少会高于无风险收益那块。有两个例子,一个是社保基金,社保基金管理市场非常庞大,社保基金的收益率它平均下来大概是8%左右,8%是一个很高的概念。

  最后,吴晓求总结称,希望2018年要推动中国资本市场的法治改革,必须要让我们这些有潜质的企业,特别是潜在的独角兽公司,高科技企业能够到中国市场来上市,他们虽然现在不符合标准,但是我们需要调整标准,推动中国资本市场的法治改革,标准的调整是2018年乃至更长时间最重要的任务。

  以下为部分发言实录:

  主持人(严晓宁):我们看到吴晓求校长,吴老师开始拿起他的话筒,大家都知道他除了著名经济学家的身份以外,还有一个身份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作为校长他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任务,要给学生评分,尽管刚才在座的这三位学生都非常年轻,但是他们都肩负着中国资本市场监管与发展的重任,想先听一听吴老师给打个分吧,对在座的几家和整个中国证监会2017年对中国资本市场的监管工作打多少分,为什么?

  吴晓求:打分不敢,我主要从我一个研究者的角度冷静地去评判一下,因为他们三位都不敢讲,或者说也不好讲,我可以讲。第一个对2017年中国资本市场的总体评价还是比较好的,因为它的市场的一个态势是在一个结构变革中的相对平稳。

  主持人(严晓宁):这是个优等生。

  吴晓求:对,对市场本身是这么一个评价,是在结构改革中相对平稳的一个运行和发展。第二个对2017年中国证券市场的监管我还是给予相对比较高的评价,最重要的是什么意思呢?是说2017年我们整个的监管的重心发生了一些变化,这个变化应该说是符合资本市场的特性的,监管部门最重要的职责,实际上是要对市场透明度进行监管,就是说你一切的法律法规工作的重心,你必须要保证市场要有足够的透明度,这是它的监管最重要的,只有市场有足够的透明度,市场才可以实现它的公平性和公正性。

  为什么在三公原则里面,公开性放在第一位,它是有道理的,公开性指的就信息披露,指的就是市场的透明度,所以监管部门应该把这个工作放在最重要的位置。至于说市场指数能到哪里,市值能到多少,甚至上市公司能增加多少,其本职都不是他的任务,虽然在中国的监管发行制度里面,把IPO也赋予证监会的一项职责,甚至包括并购也是一项职责,但是它最重要的职责还是如何保持市场的透明,保持市场的公平和公正,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2017年我看到了一个欣喜的变化,终于没有把市场涨多少,市值增加多少,甚至上市公司增加多少,没把它放到最重要的位置,我认为还是给一个相对比较好的评价。

  主持人(严晓宁):好,我们请吴老师,吴老师今天请您来就是来提尖锐问题的,您觉得2017我们资本市场还有哪些痼疾和顽疾现在还没有根除,如果我们想从根源上去解决存在的问题,我们还需要做哪些工作?

  吴晓求:整个市场,刚才我还是给了很好的评价,评价本身并不是说就没有不足,我觉得我们还有很多需要改进的地方,首先就是我总觉得我们整个发展资本市场的理念,还是要进行系统的思考,包括什么样的企业上市都需要思考。从这个意义上说,实际上中国的《证券法》是需要修改的,我们这部法律对促进当时中国资本市场的规范发展,起了很重要的指引作用。但是要看到,我们当时对资本市场没有深度了解的情况下制定的这部法律,应该说现在中国整个经济结构发生了重大的变化,后工业化时期的新兴产业开始在中国社会占据非常重要的作用,我们这部法律应该说对这类企业的上市,还是有一些约束。

  所以我们要从源头上提高我们这个市场的投资价值,他这个上市公司的资产的价值非常重要,当然我刚才也听到晓宁说,我看到有关报道,证监会新一届发审委成立了,专门加强对它的监管,还有监督管理委,对他们的监管的一个组织,这个思路非常好,因为过去的确有某些案例表明,有些发审委有寻租的迹象,对他们严格监控非常重要。但是我也在想,我们发审究竟审什么,因为我也做过,大概在十年前也做过这样的工作。

  主持人(严晓宁):您认为审的是什么?

  吴晓求:审什么很重要,我认为首先是审它的透明度,你这些东西是不是真实的,我真的不想审你是否是盈利,当然盈利更好,当然不太盈利在中国还算不了事,这是个问题,问题就出来了。实际上资本市场还是那句话,最重要的是你的真实性,甚至不是你的重要性,说这个企业多么重要这跟我没有关系,我要审你的真实性,这个事业有没有成长性,由市场说了算,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我认为这是最重要的。

  就是市场整个发展理念还是要深度的思考,我曾经也在想,这个市场在IPO和并购重组里面,当然这两个都非常重要,从我已有的认知里面看,我始终认为并购重组比IPO重要,并购重组是市场成长的动力,是价值发现最重要的来源,当然IPO能注入新鲜血液,所以从整个规则来看就知道,资本市场之所以能够生生不息的发展,是在于它对存量资源的并购作用,重组作用,不是说它要为哪类企业融资,我认为资本市场最重要的功能不是融资,最重要的功能是为社会创造一种财富管理机制,我把这些资产做证券化处理之后,包括私募在的,所有的机构都在个人提供一种财富管理,他通过财富管理的机制来实现融资,就是融资服务是放在第二位,只有树立这么一个理念,这个市场才能健康发展起来,所以这些方面我们还要进入深入的思考。第三个我们这个市场如何进一步开放,也仍然摆在我们的面前,中国资本市场一定要开放,它不开放它很难有非常大的发展前景,我想这三个方面可能是我们要做功课的。

  主持人(严晓宁):吴老师记得去年论坛的时候,您提到了中国资本市场一个独特的现象,这一年下来不管指数涨还是跌,投资者整体是盈利了还是亏损了,我们常常还是仍然会听到很多抱怨的声音,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现象,为什么大家的获得感始终上不起来,究竟是我们投资者的发声机制出了问题,还是市场当中哪些环节出了问题,您怎么看,对于增强投资者的获得感您有什么好的建议?

  吴晓求:我觉得我们这个话题要热烈一点,我们讲的太规范了。

  主持人(严晓宁):来,大家给吴老师掌声。

  吴晓求:太规范以后,大家昏昏欲睡,我觉得我们还要讲一些心里的想法,还是要讲一讲,刚才晓宁问了一个问题,这个问题每年都有,任何问题都存在,奇了怪了在中国投资者里面,你问很少有人说他说他发财了,几乎没有人说他发财了,实际上还的确有人发财了,否则茅台酒怎么搞得这么高。但是因为中国文化的原因,你说你发财了,你钱多了,你朋友肯定少了,越亲近的人,越了解你的人,你说你发财了,他疏远你了,你说你亏损了,我没挣钱了,他请你吃饭,安慰你,所以一般说他没挣到钱。当然中国就2017年来说,刚才我说它这个结构变革中相对平稳,它貌似很平稳,它现象很平稳,反正就那么一点点,指数大概也就10%,这是个非常窄的,这和美国市场完全不是个概念,中国经济转型的挺好的,但中国的指数是没有表现出来的。

  但是你从结构层面来看,有很多2015年非常火的那些所谓的概念,这一次可完了。过去大家不太重视的,我们说相对有比较好的价值回报的,它是非常高。实际上刚才老张说很多人没有赚到钱,实际上按照我们中小投资人理念的话,如果你是行使过去所谓的价值投资,他应该来说不会太差,当然你天天你还处在2015年的思维之中,那在今年肯定是不行的,一定要记住,我们进入了新的时代,资本市场要有新的发展,我们要告别过去那样一个打听消息、创造概念、虚假消息的市场,我觉得我们还是换新的概念,正是从这个意义上,我不太同意T+0,因为T+0说实话它有什么价值我也不知道,你说我今天刚好买错了,能不能投资,通常买错的概率很低的,我前一分钟买,后一分钟后悔了,即使后悔了第二天在一般情况下也不会出现大的情况,因为我觉得T+0对中国市场是个极大的损害,而且它会消耗这个市场的财富,这个市场在既定条件下,券商的佣金多,财富就流失了。

  所以再加上的确一定意义上说,他对于控制操纵市场,某种意义说它是不利的,因为是T+0,我操纵一下大概是可以的。所以我觉得T+1通过各种实践表明,我还是强调它是个非常好的交易制度,交易安排。所以一句话,我们进入新的时代,我们要创造新的概念,新的理念去看待未来的市场,可能我们才会跟上时代的步伐,我们一定要告别过去那样一个市场的观念,那样一种方式,谢谢。

  主持人(严晓宁):时间的原因,我们本来还有两个环节的探讨,现在我们把后面两个环节的探讨合并为最后一个环节的探讨,那就是如何推进资本市场的四梁八柱建设,分享中国经济的改革红利,刚才大家可能也看得出来,我们几位嘉宾的状态正在一个渐入佳境的过程中,我看到我们财经评论员李犁在下面,一直频频示意,有什么问题,来吧,下一个提问权给你。

  李犁:实际上近两年市场各方为维护市场规则和市场的秩序和三公公平、公开、公正,做了大量工作,但是大家也都知道,股灾到现在我们其实也付出了一定的代价,所以下一个阶段我们是不是提这么一个问题比较合适,如何稳定投资者的收益的预期,因为其实跟股民老张风格不大一样的是,相当一批投资者包括机构投资者和个人投资者,希望有一个比银行存款能高那么一点点的稳定和长期的收益,刚才台上的一线监管者也提了说,我们要有新蓝筹,那您这个新蓝筹和老蓝筹能不能保证,我们这些投资者有一个稳定长期的收益。我就是想提这个问题,我看这样好不好,让吴晓求老师先讲一讲国外的蓝筹,是不是一个稍微稳定和长期的收益,是不是波动性不是像股民老张他要求波动性,我们这批投资者不想要这么高的波动性行不行,能不能办到?咱们各方包括监管者,包括咱们基金业协会,包括各方,能不能在这个方面提点建议,让我们这个投资者的预期,特别是长期稳定的预期,能够有所表现,谢谢,吴老师能不能先给我们讲一讲,谢谢。

  吴晓求:我觉得你这个问题非常地好,首先我总觉得,因为我研究资本市场已经二三十年了,包括国外的、国内的,资本市场它之所以还能够存在下去,它绝对不是一个博弈的市场说我能存在下去,它一定是一个财富管理的市场,而且这个财富管理的市场,它的收益率一定是比我们叫定期存款也好,叫无风险收益也好,或者基金收益也好,它一定要高出相当多的百分点,这个市场才会存在下去。我说的稍微远一点,在美国市场一般情况下,我们叫有风险市场的收益率,它比无风险的收益率都高出5到6个百分点,很高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很多人就是在研究为什么它高出了5到6个百分点,他一直在研究这个问题,从而很多人得了诺奖,就是里面的多因素分析,各种分析架构就出来了。

  中国的市场我确信它是要高于我们的固定收益,一定会高于它,至少会高于无风险收益那块。我们拿两个例子,一个是我们社保基金,社保基金管理市场非常庞大,社保基金的收益率它平均下来大概是8%左右,8%是一个很高的概念,我想什么意思呢?这就说我们的投资者,我们一定要把收益要降下来,基本的预期要降下来,不可以说我到这个市场来就必须翻番,一年翻不了番我就不来了,不能说我挣10%也不干了,它那么大的资金都能达到8%,那么在美国的市场,我刚刚从美国访问回来,我专门去了哈佛大学的基金会,哈佛大学基金会管基金的那位负责人告诉我,他说哈佛大学今年的收益率大概370亿美元的基金,这也是很大,全球大学里面基金最大的,他的收益率8.31%,8.31%什么概念,校长有压力了,因为8.31%低于过去若干年的平均速度,也和美国今年市场的上涨不匹配,也就是说8.31%他认为是低了。

  从这个意义上说,无论是中国还是美国,还是市场来看,我认为做一个很好的组合,它应该说能够达到刚才他提到的问题,我们最核心的,我认为投资一定是要有一种信念,投资不可以是投机,它要有坚定的信念,你看好了这几家归四要坚定相信他,你为什么看好他,这个非常重要,要说服自己,你说服不了自己就不能投资,你说我是跟着别人跑的,那完了,那不行。

  所以投资是一种信念,是一种坚定,你坚定下来了,恩实际上你的收益就会非常好,所以我想我们首先把这个投资的预期降下来,我总相信中国的市场不可能会比固定收益还会低,比固定收益低从理论上是悖论的,认证不了的,如果收益率比固定收益要低,这个市场本身就没存在的价值,既然市场本质上是是财富管理的市场,不是融资的市场,既然是财富管理的市场,是相对于风险的市场,收益率应该高于无风险的收益,逻辑大概是这么个逻辑,谢谢。

  吴晓求:我希望2018年要推动中国资本市场的法治改革,必须要让我们这些有潜质的企业,特别是潜在的独角兽公司,高科技企业能够到中国市场来上市,他们虽然现在不符合标准,但是我们需要调整标准,推动中国资本市场的法治改革,标准的调整我认为是2018年乃至更长时间最重要的任务。

  新浪声明:所有会议实录均为现场速记整理,未经演讲者审阅,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关注同花顺财经(ths518),获取更多机会

责任编辑:zqn

0

+1

回复 0 条,有 0 人参与

禁止发表不文明、攻击性、及法律禁止言语

请发表您的意见(游客无法发送评论,请 登录 or 注册 网站)

评 论

还可以输入 140 个字符

热门评论网友评论只代表同花顺网友的个人观点,不代表同花顺金融服务网观点。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 蓝晓科技
  • 中国银河
  • 张家港行
  • 安达维尔
  • 永吉股份
  • 元成股份
  • 青海春天
  • 优博讯
  • 代码|股票名称 最新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