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不平衡制约中国经济发展

2018-02-13 17:14:32 来源: 证券市场周刊

  党的十九大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而新时代的社会矛盾已经转变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新的社会矛盾中,首要关键词是“不平衡”,其经济内涵包括居民收入不平衡、区域发展不平衡、产业结构不平衡。

  居民收入不平衡

  “收入不平衡”主要指居民收入和财富严重分化,以及住房、医疗、社保等资源的可得性在不同人群之间差异过大。首先,中国收入分化问题最突出的表现是居民收入差距悬殊。截至2015年,前1%人口收入在全社会当年总收入中的占比为11.4%,前10%人口收入占比为37.2%,后50%人口的收入仅占全社会收入的16%。

  其次,财富效应加剧了贫富差异,特别是房价的飙升导致的财富分化,中国人均财富基尼系数与一线城市的房价高度相关。

  第三,住房的可得性在各群体间差异巨大。从人口普查统计来看,学历越高、收入越高的群体更容易购买住房。换言之,收入的差异导致了财富的差异,而财富的差异进一步放大了贫富差距。

  区域发展不平衡

  由于禀赋优势以及政策差异,东南沿海地区实现率先发展,部分城市收入水平已接近发达国家;但中西部大部分地区仍然较为落后,城乡之间、不同省份之间在居民收入以及教育、社保、居住、环保等社会资源方面的巨大差异。

  首要的问题是不同区域之间收入差距显著。从居民收入角度来看,东部地区是西部的2.6倍;从人均GDP的角度来看,2016年北京人均GDP为11.8万,是排名最后的甘肃省的4.3倍。

  其次,与居民生活息息相关的环境保护水平参差不齐。华北以及西部地区以高耗能产业为主,加之监管不严,空气质量较差,对居民的健康和生活品质造成了影响。

  另外,不同地区之间教育资源也存在巨大的不平衡。北京的人均教师数量和一本录取率分别是教育资源较为落后的四川的4.3倍和4.5倍。

  产业结构不平衡

  产业结构不平衡是制约中国经济进一步发展的重要因素。在追求质量与效益的时代,工业化初期的产业结构已经明显失衡,部分产业占据了过多的资源,制约了新兴产业的发展。

  一是当前经济对投资高度依赖,消费占比不足。当前中国固定资产形成占GDP比重高达44%,远远高于其他国家;其中房地产投资的差异更大,中国房地产投资占GDP比重14%,是美国的4倍。

  二是第三产业发展不足、内部结构不合理。中国第三产业占GDP比重尽管超出50%,但较英美法等发达国家仍有较大差距;服务业中,权重行业为批发零售、交运仓储等传统服务业,信息技术、租赁和商务服务、科学研究等知识与技术密集型服务业占GDP比重远低于美国。

  三是金融行业结构不合理,直接融资发展不足。中国金融业增加值在GDP中占比已超过美国,但其原因是中国金融体系内部结构失衡,间接融资占比过大,银行业占比达到近80%,远高于美国的42%;而证券业与保险业仍然处于初级发展阶段,二者合计占比仅20%,远远不及美国。

  解决不平衡,把握新机遇

  首先,改善“收入不平衡”居民部门消费的最直接拉动力,也是相关产业发展的机遇。

  收入不平衡是抑制消费的主要原因之一,中国还有4000万左右贫困人口的基本需求尚未得到满足。未来随着贫困人口逐渐脱贫,普通大众收入提升,必需消费部分将随之增加。另一方面,随着贫富差距缩小、居民收入整体提升,可选消费将会蓬勃发展(表1)。

  2016年,中国人均GDP为8123美元,进入了突破中等收入陷阱的关键阶段。从国际经验来看,未来一段时间,消费升级将成为趋势,而且从传统消费向服务型消费转型。销售渠道方面,线上逐渐替代线下,消费需求层次由传统的吃饱穿暖向医疗、保健、教育、文化、娱乐等消费领域过渡。

  其次,政府对需求的拉动也是改善“区域不平衡”的产业发展机遇。

  由于区域发展不平衡涉及的地域广、问题多,只有政府之手才是最有效的解决方法。目前已经开始实践的乡村战略、精准脱贫、大城市化、一带一路等重大国家战略规划未来仍将在实现区域协调发展方面继续发挥重大作用。

  此外,部分产业投资周期长、资本与技术门槛高,初期的固定成本大,单纯地依靠市场竞争很难在短期内形成规模,在这些产业中依靠政府的投入与引导能够取得更好的成效。这些产业主要分布在关系到国家安全的领域,例如国防军工、高铁、飞机等,以及与人民美好生活密切相关的领域,例如环保、新能源等(表2)。

  第三,在供给端,以技术渗透为线索的产业调整路径将为经济发展提供长远而深刻的推动力。

  美国经验表明,以信息技术业为第一梯队,通过技术渗透,打破各行业既有的资本与技术壁垒,将推动多个产业群转型升级,为产业结构调整和经济的长期发展提供动力。

  技术渗透的过程包括三个梯队,两个步骤(表3)。第一梯队的信息技术业代表先进生产力,但无论雇佣的人数和创造的产值在整个经济体中的占比都不大。技术只有渗透到第二和第三梯队,才能拉动经济的全面增长。

  第一步,技术从信息技术业渗透到资本和技术密度较低的行业,主要包括商贸零售等消费型服务业。2015年3月,中国提出的“互联网+”计划正很好地契合了这个趋势。

  第二步,技术渗透到资本和技术密度较高的传统大行业,以制造业为主。由于壁垒较高,这些行业很难被渗透,但一旦被突破了,它们的转型升级将带动经济的全面发展。美国的高端制造业的发展就是近几十年来美国经济增长的主要驱动力之一。2015年5月,中国提出了“中国制造2025”计划,很好地顺应了这条发展线索。事实上,高端制造业的发展至少将成为中国未来几十年的发展动力。

  同时,第三梯队的发展需要技术和资本。将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的产业结构作对比就会发现,发达国家的生产性服务业在经济体中的占比远远高于中国,其主要包括专业技术服务业和金融服务业两大产业,分别为产业升级输送技术和资本,因此,这两大产业也将迎来发展的机遇。

  作者就职于长江养老保险,是2017年“远见杯”中国经济季度预测第一名(并列),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文章源自《证券市场周刊》2018年第11期,文章原标题《从“不平衡”看高质量发展的产业机会》

关注同花顺财经(ths518),获取更多机会

责任编辑:zqn

0

+1

回复 0 条,有 0 人参与

禁止发表不文明、攻击性、及法律禁止言语

请发表您的意见(游客无法发送评论,请 登录 or 注册 网站)

评 论

还可以输入 140 个字符

热门评论网友评论只代表同花顺网友的个人观点,不代表同花顺金融服务网观点。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 雅化集团
  • 蓝晓科技
  • 赣锋锂业
  • 华宏科技
  • 天华院
  • 山鹰纸业
  • 美联新材
  • 乐视网
  • 代码|股票名称 最新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