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川的15年央行使命:以战略定力过险滩激流

2018-03-19 08:46:11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3月9日上午,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召开记者会,央行行长周小川,副行长易纲,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围绕“金融改革与发展”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的提问。这是一次备受关注的记者会。记者会上,周小川等对金融监管体制改革、货币政策、对外开放、数字货币等热点一一回应。周小川称,机构改革主要还是依据中国国情,“双峰”监管的体制还要观察一段时间,央行将在新的金融监管框架中起到更重要作用。

  在被问及漫长的工作中,有没有特别难忘的和遗憾的事时,周小川回答,经过这么多在金融系统工作,事情太多了,所以很难挑出来说哪件重要、哪件不重要,不过能跟大家一起将金融改革开放向前推进,是件很有幸的事。

  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3月9日的这场记者会备受关注,毕竟央行行长人选确定已近在眼前,而周小川已年满70岁。

  2002年至今,15年多的任期让周小川成为史上任期最长的央行行长。时代造就了这位大国央行行长,也在他身上打下烙印。15年间,经济“转轨”过程中,单一的货币政策工具,行政化的银行体制,缺乏弹性的利率、汇率均无法满足市场化需要,亦难以实现资源有效配置。周小川任务艰巨。

  恍惚间,15年过去。在他任职期间,留下了“技术派官员”“改革者”“人民币先生”等称呼,留下了市场化的利率体系、国际化的人民币、丰富的货币政策工具箱,收获了国际财经界的诸多赞誉。

  “带领着中国央行趟过静谧湖泊、冲过激流险滩,把通胀保持在较低水平,将增长维持在合理区间,同时努力抵御着随时可能威胁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各类风险。”2016年,有媒体如是评价周小川。

  “孙冶方奖”获得者

  市场对这位行长不能更熟悉,即便换一块表也会引发关注。2017年两会期间,周小川戴了块耐克运动手表,就被很多有心人注意到。

  “出现在发布会上的耐克运动手表自带暗示:这名业务精湛的技术官员有着如今最具腔调的健身之道。”有市场人士称。

  事实确实如此,2017年10月,一段周小川在央行系统内部羽毛球比赛中的小视频流出,视频中这位年届69岁的老人连击四球,神情投入,身手依旧矫健。“周行长很爱打羽毛球和网球,这两项运动都需要耐力、灵活性、速度、精确性和战略技巧,这些都是央行行长的应备素质。” IMF总裁拉加德称。

  早在大学时,周小川便爱好各项运动,周小川的老同学、北京化工大学网络中心主任董晓国回忆称:“1. 8米多高的个子, 会打排球,是学校排球队主扣手,代表过学院参加与清华大学排球比赛,还拿了亚军。”

  在2016年出版的《与中国打交道》中,美国前财长亨利.保尔森评价这位老朋友时称,“周身长而优雅,多才多艺:英语流利,1980年代学会打一手好网球,热爱西方古典音乐、歌剧和百老汇音乐剧,持久不衰,曾在研究生的协助下编写了一本西方音乐指南。”

  周时常会在一些国际性论坛上会用英文发表演讲,周小川曾经的老师、北京化工大学教授侯贵海说:“他大学时英语就很好,能对答如流,担任英语课代表。他的法语、俄语、日语都很不错,理解得快,勤奋又好学。”

  流利的英语、极高的专业素养为其赢得了良好的国际声誉和友谊。周小川是清华大学博士,博士毕业后进入体改部门工作,崇尚“系统论”和“整体论”,两度获得中国经济学界最高荣誉奖“孙冶方奖”。上世纪90年代,周小川与吴敬琏、郭树清、楼继伟、李剑阁等合著《建设市场经济的总体构想与方案设计》,被外界称为“整体改革论者”。

  在挂职对外经济贸易部部长助理后,周小川开始从学者向官员转型,先后担任中国银行副行长、外汇局局长、央行副行长、建行行长和证监会主席,并于2002年回归央行,接任行长至今。

  渐进改革者

  对于周小川来说,改革是一直延续的话题。上世纪80年代,周在体改委任职时,便对多方面改革进行了深度思考。在2008年集结出版的《周小川改革论集》中,涉及财税、外贸、住房、公司治理、社会保障等诸多方面内容。

  周小川担任行长之时,四大国有银行发展面临很大困难。截至2002年底,四家国有银行不良率按四级分类为21.4%,按五级分类达25%左右;而资本金总额7494亿元,平均资本充足率仅4.27%。

  “资本金补充是个难点。上次我们已经补充了2700亿,现在工农中建的资本金又不够了。”时任央行研究局局长谢平称。1998年,四大国有银行刚接受了首轮2700亿元注资,且在周小川的率先推动下,四大AMC相继成立,剥离了1.4万亿不良资产。

  再次注资,钱从何来?彼时周小川将银行注资与持续增加的外汇储备相结合,创造性地提出了外汇注资。2004年1月,新华社称,国务院决定选择中行和建行进行股份制改造试点,动用450亿美元外汇储备等为其补充资本金。“神来之笔。”一位央行系统官员评价称。

  经此一役,中国银行业脱胎换骨已是事实,一系列改革后,目前四大行均已跻身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

  周小川称,大型银行财务重组、公司化改制、股份化、发行上市,这些做得比较快,取得了效果。但公司治理、信贷文化、内控机制的建立和完善,是“慢过程”,不能指望一天就有什么大变化。

  周渐进式的改革思路,在利率市场化改革和汇率市场化改革中体现得淋漓尽致。一般认为,利率市场化需要先于汇率市场化实现。2003年之前,银行定价权浮动范围只限30%以内,此后浮动范围不断扩大。2004年10月,贷款上浮取消封顶;同存款利率下浮不设底。2013年7月起贷款利率管制全面放开,2015年10月24日取消存款利率浮动上限管制。至此利率市场化基本完成。

  周小川参与汇率市场化改革,可追溯至上世纪90年代任职中国银行副行长时。其行长任期上,汇率改革亦卓有成效,2005年7月开启汇改以来,汇率波动区间不断扩大,由0.3%扩大到2%,同时中间价形成机制市场化程度不断提高。

  不过过程较为波折,2008年下半年以后的大约两年时间内,受次贷危机造成的外部冲击影响,人民币汇率重新盯住美元;2015年“8.11汇改”后,人民币汇率出现贬值,同时叠加中国A股出现大幅调整后的“余震期”,全球市场经历了一场“恐慌性抛售”。2016年2月,中国央行官网发表了周小川的媒体采访全文,他表示人民币不存在持续贬值基础,不会让投机力量主导市场情绪,中国的外汇储备基本面没有问题,稳定了全球投资者的信心。

  “汇率浮动更依靠市场波动是一个长期过程,当前不是一个特别的汇改时机,但会朝对外开放的方向发展,汇率浮动区间不是太重要的事,当前浮动区间很少限制到汇率随供求关系变化。” 周小川2017年10月称。

  伴随着汇率市场化改革,人民币国际化亦取得里程碑式进展。2016年10月1日人民币正式纳入SDR。原IMF副总裁朱民称,“入篮”表明人民币得到了整个国际的认可,意味着中国真正融入全球金融体系。“我们给央行的领导很高的赞誉,因为他们有勇气来推行这个改革……特别是行长周小川,推行这个改革一步步往前走。”彭 博称。

  “从经济角度看,渐进式改革实际上是一种尊重实践的态度,这与理想主义有所不同。目前尚没有关于经济转轨的专门理论,因此,转轨过程也就是不断试错、纠错的过程。改革需要不断积聚动力,以便为进一步发展创造条件。”周小川2003年曾表示。

  历史需要机遇,改革者需要智慧与耐心,“渐进”是时间的馈赠。

  守望者

  周任职央行行长15年间,中国虽有部分金融风险事件,但未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这也被部分人称为“老中医”:上医治未病,防范于未然。

  周小川的守望,既是警惕风险,亦是给予金融创新空间。2013年被称为“互联网金融元年”。余额宝崛起为重要标志,它推动了货币基金进入大众视野。央视评论员钮文新呼吁取缔余额宝,一个重要理由是余额宝抬高了贷款客户的成本,这一成本最终会转嫁到每个人身上。

  周小川2014年表示,余额宝等互联网金融产品肯定不会取缔,过去没有严密的监管政策,未来有些政策会更完善一些。此后,因部分机构打着金融创新名义,从事非法金融活动,互联网金融风险爆发。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央行等部门迅速开展了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

  现在周的第三届行长任期即将结束,机构改革风云再起,3月9日,周小川称,金融监管体制改革现在还在进行中,第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已经披露了金融改革的主要思路,未来央行将在新的金融监管框架中起到更重要作用。

  任期将近结束,这位守望者仍尽心尽力,其“赠言”谈及内容多集中在:金融进一步对外开放,防范明斯基时刻,降低杠杆率等。

  2017年6月底,周小川在“陆家嘴论坛”上力陈金融对外开放的重要性,“不开放纵容低标准”。10月第36届国际货币与金融委员会(IMFC)会议上,他再度表示,中方将进一步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

  在党的十九大中央金融系统代表团开放日上,周小川关于“明斯基时刻”的表述引发广泛关注。他说,如果经济中的顺周期因素太多,使这个周期波动被巨大的放大,在繁荣的时期过于乐观,也会造成矛盾的积累,到一定时候就会出现所谓明斯基时刻,这种瞬间的剧烈调整,是我们要重点防止的。

  “现在,中国需要将杠杆率降下来。”在2017年G30国际银行业研讨会上周小川表示。他说,中国的整体宏观杠杆率较高,其中一个原因在于地方政府通过各种融资平台借款形成了较多债务,应认真研究政府间财政关系,改革中央与地方财政收支责任划分,并提及当前中国家庭部门杠杆率增长较快需要注意。

  会上他还指出,未来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将重点关注四方面问题。一是影子银行;二是资产管理行业;三是互联网金融;四是金融控股公司。

  三届任期下来,周在央行度过了15个春秋,人生总共也没几个15年,他将自己事业最黄金的年龄献给了央行。3月9日,在被问及漫长的工作中,有没有特别难忘的和遗憾的事时,周小川回答,经过这么多在金融系统工作,事情太多了,所以很难挑出来说哪件重要、哪件不重要,不过能跟大家一起将金融改革开放向前推进,是件很有幸的事。

  的确,一个人最大的幸福莫过于在人生的中途、富有创造力的壮年,发现自己此生的使命。

关注同花顺财经(ths518),获取更多机会

责任编辑:zwx

0

+1
  • 维宏股份
  • 百邦科技
  • 全新好
  • 新宏泰
  • 新坐标
  • 四方精创
  • 汉得信息
  • 会畅通讯
  • 代码|股票名称 最新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