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家嘴论坛十年手记:郭树清的真诚与周小川的遗憾

2018-06-14 17:29:22 来源:

  文/ 许旻

  今年是小川卸任后第一次参加陆家嘴论坛,相比以往“主角光环”,现在的他显得有点“萌”,上台发言最初因为一时找不到发言稿而手足无措,但脸上始终保持着招牌笑容。

  “本来想听大家发言,参加一个panel,结果变成了主讲。”周小川今年以新身份博鳌亚洲论坛副理事长、十二届全国政协副主席亮相,而在以往九届陆家嘴论坛中,出席了六次的他均以央行行长的身份出线。

  “今年是陆家嘴论坛十周年,也是全球金融危机十周年。”他开场就提到了这句话。2008年金融危机很漫长,远远超出人们当时的预期,人们为了应对危机而做了大量的工作,经济终于有所复苏,“现在回忆起来,仍旧还有很多事情并没有真正做完、做好。”这是小川的遗憾。

  他这样描述这种遗憾:“这些未尽事项和2008年应对全球金融危机所提出的想法、政策和所要建立的机制相比,还是有相当差距。”小川说,一是某些政策和机制存在争议;另一是有些想出台的政策和机制,和经济复苏存在冲突——如果经济复苏没有实现,这些新措施的出台可能给复苏带来负面影响。

  这就会造成在时间选择上适当拖后,“拖着拖着发现都过了十年了,还有一些措施还没有出来。”在小川的回顾中,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做,这对国际金融治理体系的改进以及防范下一轮全球金融危机可能有重要作用。

  一是通过宏观审慎政策框架来引入负反馈机制,减少顺周期性。“我们的做法并不是太有效,还不是太彻底,经济体系中仍旧有非常强的顺周期特征、正反馈特征。”他认为,我们逆周期引入的措施相对比较少,其中最主要的措施是资本缓冲,但资本缓冲应用得并不容易。

  二是尚未解决“大而不能倒”的问题。“大而不能倒”是大机构资本比例应该增加,如果一级资本不能解决问题,就需要引入了所谓自救债券——应急可转债,这种已经国际上有了尝试。

  三是有些衍生产品发展过度。“像CDO、CDO平方、CDO立方,这些产品可能过多地脱离实体经济,变成金融市场玩家的炒作工具,最后可能产生巨大的风险。”小川尤其提示的风险来自于加密货币,“最近出现了纯粹炒作性的、数字类的、加密类的产品,跟实体经济没什么关系,但是仍旧可以继续炒热。”

  四是经济危机可能对新兴市场造成不利冲击,小川提到了,很大程度由资本流动造成。“储备货币是美元,一旦主要经济体发生危机以后,这种国际货币体系会使得资本流动发生异常。”

  五是金融危机爆发和国民储蓄率密切联系,但人们认识不彻底。在他看来,最近一轮贸易摩擦过程中,美国的贸易赤字不单纯是贸易、生产能力、生产布局问题,还涉及到储蓄率问题,但现有美方主要谈判对手都不承认。

  六是财政整固问题并没有彻底解决,可能是因为复苏太慢的原因,财政整固一直进展非常慢,甚至有些地方放弃了。“因为财政政策空间问题,大家对货币政策可能依赖过度,对量化宽松、低利率环境都形成了习惯。”小川说道。

  七是大国经济而言,监管能够适应不同金融机构的状况,还没有充分解决。

  “最后,金融危机发生之后最头疼的事就是救助问题,美联储、美国财政部出台了一些救助措施,争议很大,当时出台也很不容易。救助的过程中可能涉及到跨境处置问题。”小川对此很头疼。

  与小川频频提及遗憾不同的是,今年郭树清以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党委书记、主席,中国人民银行党委书记身份出席时,频频爆出“金句”。

  今年也是自2012年后,郭树清再度出现在陆家嘴论坛,彼时他还是证监会主席。“上次我参会讲了什么现在都忘了,但我记得说过上海建设国际金融中心还是很有条件的。为什么呢?因为上海勤勉敬业、诚信友善,这是金融发展的必要条件。”他在正式发言前就分享了一个小故事,“没想到这个话传到北京,北京的同志不高兴了。这是什么意思?证监会的主席(2012年郭树清参会的身份)说上海人勤勉敬业、诚信友善,那么我们北京人勤劳勇敢、热情好客,怎么就不能做金融中心呢?我当时举了例子,说上海出租车司机服务态度好,而且不带你绕路,后来他们说北京的出租车司机也很好。”

  而最为人所乐道的则是,他在会上提示群众防范风险的直接,在打击非法集资过程中,6、8、10三个数字成为了他形容的风险分水岭。

  “收益率超过6%就要打问号,超过8%就很危险,10%以上就要准备损失全部本金。一旦发现承诺高回报理财产品就要相互提醒、积极举报,让旁氏骗局无措遁形。”郭树清“苦口婆心”劝导,如此直白的提醒让人看到了他的真诚。

  “上海各种非法集资金融诈骗的活动不少,但据说主要是外地人,不是上海人,没有核实。”郭树清说到这里,现场一片笑声,他补充了一句:“相当一部分是从江苏来的,也有少量是从山东来。”郭树清曾在山东任省长,现场再度报以笑声。

  此外,他还提到,很多金融机构仍然存在伪大户情结,各种隐性担保和刚性兑付没有真正打破,市场硬约束和软约束的问题仍然比较突出,特别是市场化法治化破产机制远未形成。

  “要把可能的风险和挑战想得更深入一些,从最坏处着眼,做最充分的准备,朝最好的方向努力,争取最好的结果。”郭树清称,防范化解金融风险需要树立预防为主的意识,做到早发现、早预警、早处置,努力把风险消灭在萌芽状态和早期阶段。

  他提出,根据不同领域、不同市场的金融风险情况采取差异化、个性化的办法,工作实践中对不法分子控制和金融集团等“恶性肿瘤”毫不手软,实施外科手术。对情况复杂,牵扯面广的案例,则采取了虚缓调理的办法,通过慢刹车逐步缓释。

  同时,他认为,要解决违法成本过低的问题。无论是金融企业还是非金融企业,都要认识到做假帐就是违法犯罪,所有投融资活动都要在阳光下进行。“令人遗撼的是,现在还存在着大量媒体网络虚假广告,误导信息宣传,欺骗性的投资咨询和理财顾问,这些已经成为影响社会稳定和谐的公害。究其原因,说到底还是处罚太轻,不足以形成震慑。这种局面必须改变。”

  而针对房地产贷款、地方政府债务和互联网金融等系统性风险隐患较大的领域,今年银保监会设定了审慎监管指标,开展压力测试,加强清理规范,及早介入干预,有效遏制了风险的累积。

关注同花顺财经(ths518),获取更多机会

责任编辑:hpf

0

+1

回复 0 条,有 0 人参与

禁止发表不文明、攻击性、及法律禁止言语

请发表您的意见(游客无法发送评论,请 登录 or 注册 网站)

评 论

还可以输入 140 个字符

热门评论网友评论只代表同花顺网友的个人观点,不代表同花顺金融服务网观点。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 宜通世纪
  • 高乐股份
  • 高升控股
  • 英力特
  • 乐视网
  • 集泰股份
  • 中钢国际
  • 中成股份
  • 代码|股票名称 最新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