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耿:青岛在内的沿海重要城市成为中国国际城市 是金融开放和改革的突破口

2018-07-08 16:05:46 来源:

  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金融实践教授、香港国际金融学会会长肖耿 

  讯 “我们的特区,实验区,自由港,自贸区可以迅速复制香港。因为中国的经济体太大,沿海一些重要城市,包括青岛在内,实际上可以先行先试,就是成为中国国际城市。也就是中国离岸经济,既是中国也是世界的。这在历史上上海还有香港,包括青岛,在最早中国跟西方接触时,当时都是属于离岸经济体。所以可能是一个突破口。”7月8日,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金融实践教授、香港国际金融学会会长肖耿在以“探寻开放与监管新范式”为主题的第四届中国财富论坛上如此表示。

  金融城,金融街为什么重要?肖耿认为,因为金融它与资源配置有关,与资产定价有关,与风险管理有关,与公司治理有关。如果这四个方面问题解决不了金融不会发达,市场经济也没有办法做起来,做好。在目前的形势下,这四个方面都必须在国际化,全球化的背景里面展开。

  肖耿指出,所有的金融城发展,必须要对标香港。金融城本质是国家发展战略。在金融城的执行当中,需要在国家层面保持人民币汇率灵活性,既不能升太多,也不能升太少。资本帐上必须要开放,但又不能开的太快。必须要有序,而且守住系统性风险。

  以下是发言实录:

  肖耿:

  非常感谢,我第一次来青岛参加这一个论坛。我主要想从全球发展趋势看我们金融城的定位和突破口在哪里。定位我觉得需要升级,突破口我回头会仔细的谈到一些可操作的一些建议。在18年前,我在香港证监会做了3年,当时主要的工作是做香港金融市场和中国金融市场的融合,当时QDI,QFI,还有现在的沪港通,深港通,当时在那个时候我们就开始讨论了。通常要五年,十年时间才能够落实。大概十年前,我参与领头做上海国际金融中心,虽然进步非常大,但是也有瓶颈,跟我们目前遇到的是类似。

  现在中美贸易的纠纷,贸易战还有全球对于中国的发展有了新的要求,要求中国进一步开放。另外新技术,包括数字金融,AI,还有很多其他方面,现在也形成了一个竞争压力。所有世界级城市都在这些领域争夺人才资源。金融在这当中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能不能够在这个领域启动,主要是一些风险投资,基金。

  另外第三个就是说全球货币金融,还有贸易体系,它现在都出现了严重裂缝。美元独大问题非常多,人民币国际化,包括汇率跨境资本流动,外部储备安全,这一系列也遇到了挑战。

  还有就是新兴市场货币包括港币也遇到挑战,港币跟美元挂钩,香港货币政策就是美国货币政策。但是香港的经济跟全球都有联系,跟国内的联系更多。另外还有一个就是在中国和美国,欧洲各个经济体,它内部也出现了一些严重的问题,就收入不平等,环境的问题,债务的问题。这些问题最后都牵扯到资产定价,风险管理的问题。全球形势来看,中国的金融开放和改革。定位需要升级,突破口需要落实。怎么办呢?因为我最近也在做粤港澳大湾区自由港,自贸区。还有跟香港融合。实际上我个人认为中国它需要在目前这一个时期,迅速的建立一个全球或者说是世界城市群。就中国的世界级城市群。为什么呢?就是说西方对我们的所有要求,实际上香港都已经实现。我们的特区,我们的实验区,我们的自由港,自贸区可以迅速复制香港。这一种情况下,因为中国的经济体太大,我们的沿海一些重要城市,包括青岛在内,实际上可以先行先试,就是成为中国国际城市。也就是中国离岸经济,既是中国也是世界的。这在历史上,我们上海还有我们的香港,包括我们的青岛,在最早中国跟西方接触时,当时都是属于离岸经济体。所以可能是一个突破口。这一个金融城,金融街为什么重要?因为金融它与资源配置有关,与资产定价有关,与风险管理有关。最后与公司治理有关。如果这四个方面问题解决不了金融不会发达,市场经济也没有办法做起来,做好。但这里面就加上一条,就在目前的形势下,这四个方面都必须在国际化,全球化的背景里面展开。就是说在资源配置,特别是价格资产定价,价格发现这一个方面,必须在全球的背景下面来定价。我们的金融城资产,它定价只是局限于国内还不够。必须在国际市场定价。也就是说我们所有的金融城发展,必须要对标香港。因为香港实际是对标纽约,伦敦。金融城的发展,本质上是一个国家发展战略,这就是为什么我到各个地方的金融城,跟金融办的人谈,他们说来说去就说这一个不行。这是中央监管机构不行,不允许,国家不运行。很多地方的实验,在基础设施,配套设施方面可以很快完成。像我们刚才讲的房地产都盖起来,但是里面做什么呢?也不能做。因为要由国家确定。这方面一定要把金融城发展跟国家战略联系到一起。我仔细读了一下青岛60条,金融国家发展的政策非常好,实际上它就是国家的核心发展战略。其中就包括了怎么样让中国的资本项开放。怎么样和香港,台湾接轨。还有怎么样跨境投资,全部在里面。

  现在的问题是怎么落实,这里面最关键的实际有三个问题。一个问题是在金融城的执行当中,我们需要在国家层面保持人民币汇率灵活性,人民币汇率又不能升太多,也不能升太少。资本帐上必须要开放,但又不能开的太快。必须要有序,而且守住系统性风险。

  最后在这一个开放的过程中,实际上在背后的博弈是人民币,美元加未来的货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一揽子货币。因为这一个是目前全球金融体系面临的一个挑战。

  刚刚讲的背景,我们最近在研究非常具体的,我叫做金融城突破口。这里面时间关系我没有时间讲太多,但是我讲几条。这一个思路最重要的是未来朝主权货币,一揽子货币为基础,未来“一带一路”货币。

  有三条,一个金融机构离岸通常发美元债,今后我们不应该再发美元债。应该发一揽子货币的超主权货币债。包括商品市场,因为商品交易市场在青岛有前途。昨天晚上还有专家提到。最好以未来的超主权货币作为离岸货币为基础。这里面很重要的一点要发展债务市场,我们的金融机构要发人民币债但也要发离岸债。谁来买?主要是中国老百姓。刚才说我们的财富积累太大了。都是人民币。但是我们未来的消费有相当一部分会在境外。

  所以我们这里面正在研究建议,实际老百姓将来可以通过金融科技,区块链买一揽子货币的债务产品,债券产品。这一个债券产品像买了以后,你可能有一年,两年,三年锁定期。这一段时间内不能卖出,但未来可以卖出。未来小孩子国外旅游或者读书可以卖出,想配置一些海外资产,在未来是可以卖出的。这使得我们有一个非常稳健的框架,使得我们的资本帐目开放可以非常有序进行。在一些我们说的开放城市,金融城的实验区有序进行。

  为什么这个重要?因为我来自香港,我们要复制香港。中国金融城就是复制香港金融城。香港为什么重要?因为香港是一个完全自由的国际化的世界金融中心,而且港币目前跟美元挂钩。未来港币如果跟一揽子货币挂钩,香港所有的资产都变成以超主权货币为计价单位的流动资产。未来最终发展就会使得中国一些沿海城市,他们的金融城实际上是在世界全球金融市场里面可以定价,可以发展。这一个对于中国未来的实体经济,特别是创新经济体的发展是非常重要的。对于我们的实体经济的发展是非常重要的。金融的开放,实际上最终是为实体经济服务的。

  最后就是讲一条,我这里讲的所谓的离岸金融城,它并不需要物理上去设置像香港和大陆之间的一个边界。而是说现在应用这一个区块链,应用很多金融数字科技,它是可以有电子围栏,从监管和技术上面是可以做到我们的金融城是对外开放的,但是我们并不需要设立物理的路障,关卡。今天我就简单讲这个东西,因为我来了这里发觉这里是非常好的试验田。就想提出这些看法供大家思考,将来有兴趣我们学会可以进一步合作,深入研究,谢谢。

关注同花顺财经(ths518),获取更多机会

责任编辑:plb

0

+1

回复 0 条,有 0 人参与

禁止发表不文明、攻击性、及法律禁止言语

请发表您的意见(游客无法发送评论,请 登录 or 注册 网站)

评 论

还可以输入 140 个字符

热门评论网友评论只代表同花顺网友的个人观点,不代表同花顺金融服务网观点。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 二三四五
  • 兆新股份
  • 超图软件
  • 浪潮信息
  • 斯太尔
  • 实达集团
  • 美联新材
  • 长生生物
  • 代码|股票名称 最新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