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油轮遭2枚导弹击中 国际油价盘中飙升 A股相关板块异动

2019-10-11 18:37:54 来源: 证券时报
中性

  又出黑天鹅?

  据路透社报道,当地时间10月11日,一艘伊朗油轮在沙特港口吉达附近发生爆炸,船只受损严重,大量原油流入红海。据悉,发生爆炸的油轮隶属伊朗国家石油公司,爆炸发生在船体上,对油轮的两处主要设施造成破坏。有专家分析,这可能是一起恐怖袭击。

  伊朗油轮疑似遭遇恐怖袭击国际油价跳涨

  沙特媒体当地时间11日上午报道称,一艘油轮当天在沙特西部吉达港附近的红海海域发生爆炸,造成大量原油泄漏。报道显示,该油轮隶属于伊朗国家石油公司,但爆炸的具体原因目前尚不得而知。目前,没有任何船员受伤。

  伊朗石油部官方网站Shana进一步发布消息称,有2枚导弹击中了名为Sinopa的巨大油轮,油轮上的2个储油罐遭到严重损毁。专家已对此展开调查,推测事故为恐怖袭击。

  受此影响,国内和国际市场原油期货迅速异动。

  上海原油期货主力合约午后跳涨,在很短时间内拉升超过2%,截至收盘,该合约报460.2元/桶,涨幅高达3.21%。

  国际上影响力最大的NYMEX原油期货主力合约盘中涨幅也超过2%,多数时间价格维持在54美元/桶以上。

  布伦特原油期货主力合约也是类似走势,盘中跳涨超过2%,突破60美元/桶。

  股票市场上,A股石油行业公司股价整体涨幅居前,涨幅居前的多为油服类公司。海越能源600387)涨停,中海油服601808)、贝肯能源002828)、潜能恒信300191)、中曼石油603619)、国际实业000159)涨幅均超过5%。

  石油大盘股中,中国石化600028)A股上涨1.60%,中国石油601857)A股上涨1.31%。

  港股今天大市本来就较好,而石油相关股票表现更为突出。中国海洋石油(0883.HK)今天午后扩大涨幅,截至收盘大涨4.70%。中国石油港股和中国石化港股则分别上涨3.25%和3.08%。

  此外,由于爆炸牵涉中东地缘局势,避险情绪升温,黄金、白银双双短线拉升,由跌转涨。

  突发事件频发!近期油价频频受冲击

  国际油价向来受国际地缘政治和各类突发事件影响,最近一段时间这种影响尤为明显。

  行情数据显示,最近一个月的时间里,已有两次突发地缘事件对油价造成剧烈冲击,包括9月14日沙特原油设施遭空袭,以及本次伊朗油轮爆炸。上次沙特原油设施遭空袭使得沙特原油产能骤减50%,NYMEX原油期货主力合约价格一天内暴涨12.52%,创逾10年来最大单日涨幅。

  石油设施遇袭其实并不罕见。今年6月,两艘分别属于挪威和日本海运公司的油轮在霍尔木兹海峡入口附近的阿曼湾海域接连遭到袭击,其中一艘爆炸后起火,没有人员死亡。

  今年8月17日,沙特东部西巴油田一座天然气设施遭到多架无人机袭击后起火,大火随后被扑灭,没有人员伤亡。胡塞武装当日宣布,10架无人机袭击了阿美石油公司在西巴油田的炼油设施。

  而9月14日沙特油田遭无人机突袭的事件更是对世界能源供应前所未有的攻击。当天凌晨,沙特阿拉伯内政部发表声明说,有数架无人机袭击了沙特国家石油公司(阿美石油公司)的两处石油设施并引发火灾。声明说,袭击分别发生在沙特东部城市达曼附近的布盖格工厂以及胡赖斯油田。阿美石油公司的工业安全团队已经控制住火情,有关部门正对袭击事件进行调查。

  此次袭击将迫使沙特阿拉伯在周六削减了一半的石油生产,这意味着将影响近500万桶原油产量,最高可达570万桶/日,约占世界每日石油产量的5%。

  虽然也门胡塞武装组织表示对袭击负责,但蓬佩奥称,没有证据表明袭击来自也门,德黑兰是对沙特阿拉伯发动近100起袭击的幕后黑手。作为沙特国有的石油巨头,沙特阿美没有立即置评。

  对于油价和石油股,机构这样看

  对于国际油价,国联证券近日的研究观点认为,沙特两处石油设施遇袭至今,从最初损失570万桶/日产能到目前宣称的所有产能损失已恢复,国际原油价格虽经历较大起伏,但其风险溢价呈现清晰的上移。若按袭击事件前、后一周平均价来计算,其绝对价格抬升了约1美元/桶,考虑到夏季旺季结束后库存数据带来需求端悲观预期对冲了部分上涨幅度,风险溢价目前时点的内在影响在2美元/桶以上。

  国联证券指出,以成本端的VLCC运费为例,在袭击后从25000美元/天分阶段上涨至120000美元/天,其主因在于亚洲提高美油进口占比带来的运距提升与伊朗问题间接引发的运力收缩。情绪端主要考虑到美加强对伊制裁且双方未能在联大对话,中东局势陷入僵局,而伊朗在极限施压下存在财政恶化、社会动荡的可能,不会坐以待毙,或升级反制措施引发新一轮对抗。上述两个因素在短期内都难以破局,并有共振上升的内在联系,或使风险溢价在局势发展的过程中分阶段逐步提升。

  该机构还认为,风险溢价的抬升一方面带来我国原油采购成本的提升,对制造业成本、外汇存在双重压力;另一方面其隐含了未来原油稳定供应的不确定性,对于原油进口依赖度超过72%的我国存在较大风险。后续通过加大勘探开发投入来实现油气增储上产以及发展煤化工等替代能源/材料来降低进口依存度将是我国能源安全的长期战略,油服、油气储运工程与煤化工等子行业将借此迎来新一轮发展机遇,建议积极关注。

  不过此前,国际知名投行纷纷看空原油价格。

  巴克莱调降了今年下半年和2020年的油价预测,称受到全球宏观经济面弱于预期所累,原油需求增长料将放缓。摩根士丹利也下调了对于今年剩余时间的油价预测,理由包括经济前景疲软、需求不振以及页岩油增长可能抵消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支撑油市的努力。

  摩根士丹利稍早发布的一份报告称:“随着全球经济增长放缓,石油需求增长减弱。”

  花旗大宗商品研究团队预计,美国新启用的管线将帮助突破美国页岩油的输送瓶颈,使美国原油出口量进一步增长,全球原油市场供应过剩的矛盾更加突出。在新管线的帮助下,到今年末,美国石油出口量将从当前的300万桶/日增至400万桶/日,明年再增加100万桶/日。

  花旗认为,鉴于全球GDP走低的可能性增加,即使没有经济衰退,需求也会降低。未来2到3年会出现过多问题,而且油价将在未来2到3年内遭到挑战。

  国际能源署上月12日发布的月度报告显示,今年6月,美国一度超越沙特阿拉伯成为全球最大原油出口国,日均出口量超过300万桶,登上原油出口榜首。

  业内人士指出,正是美国的产量增加导致了国际油价走低。如果综合评估后,市场认为损失不足以影响中期的原油供应,美国因素将成为左右原油价格走势的主要因素,油价将继续回归弱势震荡的格局。

关注同花顺财经(ths518),获取更多机会

责任编辑:xr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