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首个摘帽县?看盐池如何脚踏实地补“短板”

2020-05-25 20:19:28 来源: 中国经济网

  风沙遮望眼,无水泪也干。盐池地处宁夏南部戈壁荒滩地带,县区大部分属于贫瘠甲天下的“西海固”地区。脱贫,脱贫!连续奋战几个年头,全县于2018年底,8个乡镇74个贫困村11208个贫困户,共34046贫困人口一户不拉、一户不少地全部脱贫。盐池成为宁夏首个“摘帽县”。

  “摘帽”后经济日报记者再访盐池县委书记滑志敏(右)

  近一段时间,从中央到地方一种声音特别强烈,摘帽不摘责任,摘帽不摘政策,摘帽不摘帮扶,摘帽不摘监管。可是实际工作中“基层干部不松懈是很难的。怎么办?为了避免一‘泻’千里,按照吴忠市委的指示精神,我们再次振作精神,瞄准短板狠抓实干”,吴忠市委常委、盐池县委书记滑志敏语气坚定。

  苗头不对?大排查大走访

  “说我们这些村干部不想松口气是假话”,惠安堡镇大坝村村主任王建智腼腆地笑了:“怎么说呢?反正抓扶贫工作不那么紧了,不那么严了,一句话不那么拼了”。

  苗头不对,不允许这种松懈情绪继续蔓延!2018年11月,盐池没有举行表彰大会,而是召开了一次脱贫攻坚的推进会。“我们将是自治区第一跑到终点的贫困县,怎么还在这里要推进什么?”会上会下,基层干部们议论纷纷、牢骚满腹。

  觉得大事告成了是不是?是否真正合格,得听农村基层群众怎么说。2019年1月,盐池开展全县脱贫攻坚“回头看”大走访、大排查。不打招呼,随意入户。102个行政村,县委县政府四大班子一个村一个村地走,一个人一个人的面对面地交流、谈话、调研。谈话及调研对象或是乡镇干部、或是驻村书记,更多的是农户和村民。

  “摘帽”之后依旧要开“推进会”

  书记呀,俺们村集体经济实在太薄弱了,尽管有产业,但是没什么后劲儿……县长啊,宅基地的政策那么多,我家的事怎么就是解决不了?村官年纪太大,文化水平太低……一个月走访排查之后,清单公布,干部们各个傻了眼儿。农村基层群众共计反映了2940多个问题,其中四分之一仍旧是对脱贫攻坚方式方法不满意。

  滑书记提高声音。“脱了贫怎么问题还这么多?说明工作没有完全到位,必须在健全管理工作机制上精准发力。为了真正做到责任落实、政策落实、工作落实,去年盐池全面推行了”1+4+7”工作机制和“三包五到位”工作法”。

  “目标锁定边缘户和已脱贫户!”高沙窝镇镇长蔡生文自信地说:我们有信心把群众不满意的地方填平补齐。为了适应全县扶贫攻坚进入动态管理状态,我们对全镇3996户重新进行一遍排查摸底,对1095(贫困)边缘户和建档立卡贫困户各类数据在进行核实核准,切实做到数据真实、准确、完整。

  何为短板?

  大走访、大排查所获得的农村群众意见和建议涉及方方面面,经过梳理几个扶贫攻坚领域的关键瓶颈问题显而易见。

  “当务之急是亟待解决扶贫产业后劲不足的问题”,盐池县县长戴培吉告诉记者。尽管目前有的村有产业,目前也能使贫困户脱贫,可是产业后劲并不足,未来几年贫困户是否返贫不好预测。戴县长手指盐池县产业发展分布图:你们看,这个地处东南角方向麻黄山村,这是全县最偏远、最贫穷的一个村。山大沟深,没有水浇地,留守人口少,居住分散。尽管也发展滩羊产业,但由于家家户户散养,人均收入低于全县总体水平。戴县长扔下一句话:“如何补短板?就是要让主导产业变粗变长,让特色产业更有特色!”

  大排查大走访

  “戴县长所说的特色产业更有特色就是让我们麻黄山另辟蹊径!”电话那边,麻黄山镇党委书记李玉龙声音洪亮:的确,去年我们就着手解决滩羊散养的问题。外面人只知道麻黄山穷出了名,但不知道这里的天然禀赋优势。由于水质、土质不同,周围草畜产业品质也特殊,因此这里的滩羊与其它乡镇养殖的口感不同。因此我们不仅成立了合作社,在实施规模养殖的前提下,导入现代信息化技术,通过对一个个家庭牧场的网络化管理,继而实现网上‘私人订制’养殖运营模式。“明年县里的滩羊卖每只2800元,麻黄山滩羊可能会卖到每只5000多元”。李玉龙声音清晰。

  盐池扶贫解困产业发展的第二个短板,就是缺少专业化合作社。县农业农村局局长曹军说,这些年各乡镇发展产业合作社,不是管种就是管养,更多的是管卖。可是产业发展到一定程度,合作社专业化发展越来越需要提到日程上来。比如除了滩羊产业,近两年黄花菜产业成为盐池又一靓丽名片。惠安堡镇大坝村民反映,由于亩产效益可观被贫困户普遍看好,可是同枸杞产业一样,它的最大瓶颈就是采摘消耗与种植收入极不平衡,也就是采摘成本吃掉利润的接近一半左右。“为了防止采摘季节价格出现过大波动,去年下半年我们在黄花菜产业的乡镇,每一个村建一个专业合作社,致使全县黄花菜终端价格得以保持一致”,曹局长说。

  不松劲不懈怠

  “要让扶贫产业有后劲,至关重要的是要有高水平的致富带头人”,盐池县委常委、组织部长马丽红递过来一厚沓材料。村民集中反映村官儿群体“本领恐慌”问题十分棘手。确实,全县村级干部平均年龄62岁,文化程度初高中为多数。因此今年初,盐池县打破传统方式,探索“党校+高效+企业”三位一体培训模式,在全县精挑细选147名年轻村级后备干部,送往自治区党校、浙江大学进行培训,为每个村培养2—3名经营管理服务型人才。

  如何降低政策性收入比重

  以前报道扶贫典型没有注意到一个环节,即降低困难群众的政策性收入比重。滑书记谈到,宁夏西海固的贫困群众多年来始终仰仗国家的政策性补助资金度日,比如扶贫救济款、退耕还林补贴、“五保户”低保生活补助费等等。盐池也一样,建档立客户这种政策性收入最高达到25%在左右,近几年实施推贫攻坚降至前年的12%,去年压低为10%。

  眼下常说的一句话,精准扶贫奋斗目标是变“输血”为“造血”。其实最关键的考核指数就是看困难群众人均年收入中这种政策性来源的占比,降至4%最为理想。

  如何降低困难群众政策性收入?“这似乎是脱贫摘帽之后面对的首要任务”,盐池县扶贫办主任胡建军介绍说:

  首先,要把主导产业做粗做强。尽管盐池滩羊连续四年荣登国宴餐桌,但我们在发展县乡村三级滩羊协会的基础上,制定了滩羊饲喂、屠宰、加工等27项标准,建立了与养殖户“养+销产业链利益共享、风险共担机制。截止目前,饲养量全县滩羊达317.18万只左右,累计种植黄花菜8.1万亩,优质牧草17万亩等等;

  强化规模养殖很重要

  其次,政策帮扶力度有增无减。力促金融扶贫相关政策持续发酵,不断打造保险政策扶持的“升级版”,3000余名干部坚持深入边缘和脱贫户家中帮扶,74个贫困村驻村干部由2人增至3人,实现了全县行政驻村帮扶“全覆盖”;

  第三,深化外向协作帮扶。持续加强闽宁对口扶贫协作交流力度,全年落实帮扶资金2980万元,启动实施了基础设施与社会事业项目、特色产业扶持等33个建设项目;积极促成美国泉州联合会、福建远方集团等大型企业先后6次来盐考察项目和优势特色产业,成功引进苏沪新材料等10家企业落户盐池。总投资10.2亿。

  麻黄山乡旱塬变绿洲

  无论现代化中国走出多远,农业农村农民问题永远是无法淡化的课题。从这个宏观的角度上讲,扶贫的目的既是为了“摘帽”,又不是单纯为了“摘帽”。采访滑志敏书记他最后说出的几句话,似乎回答了这个问题。“奋战几年的脱贫攻坚最大收获是贫困群众精神面貌发生了根本的转变,他们思想深处已从过去的‘两没一要’(没事干、没收入、要低保)转变为现在的‘五好一干’(政策好、干部好、产业好、收入好、生活好)”。(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许凌)

关注同花顺财经(ths518),获取更多机会

0

+1

回复 0 条,有 0 人参与

禁止发表不文明、攻击性、及法律禁止言语

请发表您的意见(游客无法发送评论,请 登录 or 注册 网站)

评 论

还可以输入 140 个字符

热门评论网友评论只代表同花顺网友的个人观点,不代表同花顺金融服务网观点。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 紫光国微
  • 长电科技
  • 蓝英装备
  • 绿地控股
  • 中科曙光
  • 网宿科技
  • 英威腾
  • 光大证券
  • 代码|股票名称 最新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