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版“国家账本”揭晓:人均社会净财富约48.2万元

2021-02-26 17:59:34 来源: 中国证券报

  2月26日上午,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资产负债表研究中心(CNBS)编撰的《中国国家资产负债表2020》正式发布,最新版“国家账本”出炉!

  该书显示,2019年,中国社会总资产达1655.6万亿元,社会净财富为675.5万亿元,人均社会净财富约为48.2万元。

  2000年至2019年,社会净财富的复合年均增速为16.2%,快于GDP增速,中国经济的“流量赶超”已经让位于“存量赶超”。

  经过3年多的治理,“去杠杆”、“稳杠杆”政策取得实效,金融风险得以缓释。但中国总体金融风险仍处在高位,且有向政府和公共部门集中的态势。截至2020年第三季度,中国宏观杠杆率超过270%。

  资产超1600万亿

  人均社会净财富近50万

  《中国国家资产负债表2020》显示,据最新估算,中国社会总资产已经由2017年的接近1400万亿元,上升到2019年的1655.6万亿元。

  2019年的社会总负债达到980.1万亿元,因此社会净财富为675.5万亿元,人均社会净财富约为48.2万元。

  国内非金融资产是社会净财富的主体,由2000年的38.4万亿元,上升到2019年的661.9万亿元,占比高达98%。

  就全球而言,中国还是净储蓄的提供者。社会净财富中,对外净资产由2000年的0.48万亿元,上升到2019年的13.6万亿元。

  分部门来看,居民部门净资产规模远大于政府部门净资产。广义政府净资产由2000年的8万亿元,上升到2019年的162.8万亿元。居民部门净资产由2000年的30.6万亿元,上升到2019年的512.6万亿元。

  中国国家资产负债表(2019年)

  流量赶超到存量赶超

  经过20年的发展,中国财富存量由2000年的不到39万亿元,上升到2019年的675.5万亿元。社会净财富的复合年均增速为16.2%,快于GDP增速。

  《中国国家资产负债表2020》指出,由于GDP是流量指标,财富是存量指标,从这个意义上,中国经济的“流量赶超”已经让位于“存量赶超”。

  “存量赶超”还体现在,中国财富占美国财富的比重已经远超中国GDP占美国GDP的比重。

  《中国国家资产负债表2020》指出,中国相对于美国的存量赶超,除了经济快速增长加上高储蓄、高投资,也包含价值重估因素。后者除了一般资产价格变动,还有人民币汇率变动。

  在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走势

  居民高储蓄率

  《中国国家资产负债表2020》指出,就国际比较而言,中国社会净财富相对于GDP以更快的速度增长,主要来自于较高的储蓄率和价值重估效应。

  较高的储蓄率直接对应较高的固定资本形成率,各部门的固定资本形成带来了非金融资产的每期增量。中国的总储蓄率长期保持在40%-50%,2018年为44.6%;2018年,美国的总储蓄率仅为18.6%,不及中国的一半。除中国外,各主要经济体的总储蓄率大体处于30%以下。

  价值重估效应中,土地增值、股票及房地产价格上涨等因素均促进了存量资产的市场价值上升,但价值重估对财富增长的贡献率逐渐下降。

  最新数据超270%宏观杠杆率较高

  就金融风险而言,一方面,经过3年多的治理,风险得以缓释,防风险攻坚战取得初步成绩;另一方面,中国总体金融风险仍处在高位,且有向政府和公共部门集中的态势。

  金融杠杆率来看,峰值出现在2016年年底,近3年出现较大幅度下降。银行表外业务明显收缩,影子银行规模大幅下降。银保监会课题组的报告显示,广义影子银行规模由2017年年初的100.4万亿元降至2019年底的84.8万亿元。

  不过,在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下,中国宏观杠杆率大幅攀升。截至2020年第三季度,中国宏观杠杆率达到270.1%,与全球杠杆率273.1%非常接近,但高出新兴经济体杠杆率61.7个百分点。

  此外,金融风险还有向政府和公共部门集中的态势。

  国际对比来看,中国政府部门的债务存量占GDP比重相对较低。自国际金融危机后,全球主要经济体多数经历了政府部门加杠杆的过程,而中国政府债务的扩张速度有限。但这一特征主要体现了中国特有的债务扩张模式,部分掩盖了地方政府的隐性债务。

  与各国不同的是,中国债务扩张过程由政府主导下的国有企业和地方融资平台等承担。据估算,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所发行的城投债余额从2007年的3亿元飙升至2019年年底的8.9万亿元,在全部非金融企业债余额中的占比也从不到1%上升至38%的水平。

  建议扩大地方债发行置换存量隐性债务

  《中国国家资产负债表2020》提出,财富存量的优化配置来看,需要推进存量改革,大幅减少政府对资源的直接配置,更多引入市场机制和市场化手段,提高资源配置的效率和效益。

  第一,自然资源方面,要以建立产权制度为基础,实现资源有偿获得和使用。第二,国有经济方面,要完善退出机制,优化国有资本布局。推动国有资本向关系国家安全、国民经济命脉和国计民生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重点基础设施集中,向前瞻性、战略性产业集中,向具有核心竞争力的优势企业集中。第三,推出不动产投资信托基金(REITs),盘活基础设施存量资产。第四,改革“科教文卫”,创新公共服务供给方式。

  在存量债务处置方面,《中国国家资产负债表2020》认为,国有企业债务以及地方政府债务是“大头”(这也是债务风险向政府部门集聚的主要“体征”),是债务处置的重点。

  国有企业债务方面,其中不少是融资平台债务,原本属于政府债务范畴,但2015年生效的《预算法》不予确认。建议地方政府债务置换中也要覆盖这一块。其次,通过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化解部分国有企业债务。最后,“僵尸国企”有序退出,可以消解部分债务,释放出一定的社会资源,而且也为新企业的进入腾出了空间,有利于存量资源的优化配置。

  地方政府债务方面,一是扩大地方债券发行量,不仅是用于弥补当年的赤字,减少增量的隐性债务;还将用于置换存量的隐性债务(如融资平台债务)。二是盘活政府存款。2019年年底中国政府存款为33.9万亿元,占当年GDP的34.4%,显示出中国政府财政资金的运行效率有限。三是通过地方政府资产(如地方国企等)的处置,部分化解债务风险。

关注同花顺财经(ths518),获取更多机会

0

+1
  • 中金辐照
  • 顺丰控股
  • 共同药业
  • 中洲特材
  • 葫芦娃
  • 雪人股份
  • 美锦能源
  • 华闻集团
  • 代码|股票名称 最新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