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Libor时代临近 千亿境外美元债缘何“墨守成规”

2021-06-09 06:32:54 来源: 上海证券报

  ◎记者 范子萌 ○编辑 陈羽

  随着Libor退出时点的临近,挂钩Libor的存量债券处置变得更加迫切。

  当前,以Libor为定价基准的存量债券规模十分可观。今年5月发布的报告显示,由亚太地区发行人发行的与Libor挂钩的存量债券共有560只,价值达1900亿美元,其中日本、中国、澳大利亚的占比高达95%。

  报告称,最小化Libor转换风险的最佳方式是不再发行与Libor挂钩的新债券。然而,在亚太地区,Libor挂钩债券的新发行仍在继续,且部分债券没有建议后备条款。数据显示,2019至2020年,约有120亿美元的新发债券没有后备条款。

  此前,市场对于Libor退出早有预期,并且定价基准的转换工作在全球范围内已启动多时。为何挂钩Libor的债券发行仍在继续?

  “由于美元Libor的退场时间表较其他币种迟,部分亚洲发行人仍处于观望状态并继续发行Libor挂钩美元债券。”汇丰亚太区环球银行及资本市场部相关人士对上海证券报记者表示,大部分Libor利率将于今年12月31日停用,但仍有一部分美元Libor利率会在2023年6月30日才停用或失去代表性。

  该人士表示,鉴于亚洲债券市场转用无风险利率的进程较其他地区缓慢,亚洲发行人对投资者的需求仍缺乏信心,而且无风险利率挂钩债券的利息计算相对Libor复杂,发行人与投资者也需要时间设立计算系统。

  对于市场参与者而言,利率基准的转换,意味着计算方法和相关配套设施的重新建立。这一基准的过渡,涉及较多考量因素,也存在难点尚未突破。

  “利息计算是一大挑战。”前述汇丰人士表示,这会对发行人的内部预算程序及风险管理造成影响。另外,SOFR是隔夜利率,Libor则包括不同期限,市场上有不同的计算方法,因此选用合适的计算法及设立计算系统对发行人也是一个难点。而且,在存量的Libor挂钩债券过渡至SOFR的过程中,还需要做出利差调整。

  渣打银行利率策略师约翰·戴维斯(John Davis)对记者表示,由于Libor的前景仍然存在不确定性,而且替代参考利率尚未明确,发行人期待看到前瞻性利率SOFR的进一步进展。此外,“换锚”过程中还存在技术、法律、会计系统等方面的挑战。

  业内人士建议,对于处于过渡期的挂钩Libor金融产品,应当在发行时加入后备条款。约翰·戴维斯称,当前,一些债券发行人已在相关的法律文件中做出一些安排,比如明确Libor停止使用后的后备参考利率等。

  记者了解到,中资金融机构和企业都在紧密关注利率基准转换的进展,并开始研究应对和过渡方案。中国银行澳门分行已于2019年10月发行3.5亿3年期美元浮息债,为亚洲首笔以SOFR为基准的债券,开创了亚洲SOFR债券发行先河。

  “预计未来将有越来越多的中资发行人选择SOFR等新利率基准,发行美元、欧元计价的境外债券。”前述汇丰人士说。

关注同花顺财经(ths518),获取更多机会

责任编辑:sqc

0

+1
  • 三峡能源
  • 士兰微
  • 蓝海华腾
  • 露笑科技
  • 安泰科技
  • 海特高新
  • 上海贝岭
  • 盛路通信
  • 代码|股票名称 最新 涨跌幅